查看: 71|回复: 3

我有一个梦想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8-6-10 20:28:32 |显示全部楼层
我有一个梦想

我有一个梦想,我想为抗日战争期间牺牲在我的家乡的革命先烈——兴化县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朱廉贻烈士写个传记。我不知道我的这个想法是不是有点天真、幼稚!我为什么想要为朱廉贻烈士写传呢?
是文人情结?
朱廉贻,字伯轩,江苏省丹阳县河阳乡人。1904年出生于一个颇有声望的开明士绅家庭。其父朱渊(1879-1942),曾是金坛府位列第一的秀才。辛亥革命后,当选为国民政府江苏省参议员。
朱廉贻幼承庭训,精文词,工书法,擅作文。1928年考入北平朝阳大学(中国政法大学前身),攻读政法专业。
朱廉贻参加革命后文韬武略,大放光彩。尤以文才闻名。曾任新四军纵队司令部秘书处处长兼第六支队队长。1940年,新四军在白驹狮子口与八路军会师,成立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,朱廉贻任秘书长。其后,兴化抗日民主政府成立,朱廉贻被任命为兴化县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。
虽然戎马倥惚,但是朱廉贻不管环境多恶劣,始终坚持读书学习,尤其注重学习毛泽东著作。他学习了毛泽东的《论持久战》和《新民主主义论》以后,有感而发写了一篇题为《源泉》的学习心得,战士们争相传阅,极大地鼓舞了士气,在部队传为佳话。黄桥战战役后,朱廉贻撰写了《告苏北同胞书》的雄文,文章有理有据,在唤醒民众认识国民党顽固派假抗日,真反共的阴谋诡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,极有鼓动性和说服力。陈毅夸奖他“不但是拿枪的赵子龙,而且是拿笔的赵子龙”。
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革命家,怎能不让我为之倾倒呢!但这似乎还不是我要为之撰写传记的主要理由。
是英雄情结吗?
朱廉贻是一个颇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。早年在家乡教学期间,就曾发动当地民众执旗到政府请愿,敦促当权者关心民众疾苦。村人张博父亲在后东岗村有农田,因水灾绝收无力上交税粮,恐惧而不敢回家,外出避难。朱廉贻知晓后,奋笔致书法院,写到“刑法所向,亦在感化”。法院研究后认为有理,遂对张父免于起诉,张父得以回乡生活。
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真理,朱廉贻曾于1932年至1935年期间,两次赴东北欲与东北抗日联军联系,终因国民党顽固派沿途盘查严密未能如愿。
1937年,抗日战争的烽火燃烧到朱廉贻的家乡镇江。为了抗日救国,他和同乡韦永义于1938年在丹阳县都观、白鹤等乡发动群众,组织了人民自卫武装——鹤观自卫团。该团后来直辖于管文蔚领导的抗日自卫总团,同年8月,自卫总团改编为新四军挺进纵队。
朱廉贻参加革命后,努力学习军事,积极参加战斗。出生入死,在所不惜。在访仙桥期间,他参加过大小战斗40余次,破坏被敌人控制的铁路、桥梁和通讯设施多处。在攻打丹阳西门的战斗中,他冒着枪林弹雨率部冲进敌营,歼敌百余名,缴获大量武器、弹药。1939年春,挺进纵队奉令挺进苏北。在解放扬中县,消灭贾长富、张少华国民党顽固派的战斗中,朱廉贻率部奋战一昼夜,全歼守敌,继而又参加了著名的郭村战斗、黄桥战斗等。
朱廉贻不仅有高度的政治修养和文才,也颇有军事素养。他经常受命参加重要的战前部署会议,会上积极发表意见,充分发挥参谋助手作用,多次收到陈毅、管文蔚的表扬。
这样一个文韬武略的英雄革命家,怎能不让我为之敬佩呢!但这似乎也不是我要为之撰写传记的主要理由。
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?
通过翻阅史料和调查走访。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朱廉贻不是一个普通的革命先烈!
先来看看朱廉贻的家庭背景。
朱廉贻的父亲是前清禀生,辛亥革命后任江苏省参议院参议员,朱家在当地是名门望族,家资殷实。也就是说,朱廉贻参加革命并非为物质生活所迫。
朱廉贻走上革命道路与其父朱渊的家风熏陶也应有极大的关系,朱渊极力支持朱廉贻参加革命。朱渊亲自把朱廉贻交给当时的新四军挺进纵队司令管文蔚。朱渊不仅支持朱廉贻参加革命,还写信给管文蔚,从战略上帮助出谋划策,其见解令陈毅、管文蔚佩服。
日本鬼子和汪伪政府曾多次派人上门软磨硬施,劝朱渊任伪职,皆被朱渊严词拒绝。地方县长过春节时也曾到他家门上拜年拉关系。
朱廉贻是从名门望族走上革命道路的,他放弃优裕的物质生活,抛妻别子参加革命(朱廉贻参加革命时家有两子一女)。在部队里全无半点富家公子气。相反,他与战士们同甘共苦,生活艰苦朴素,平时穿的是破衣滥衫,冬天还不穿袜子。遇上阴雨天,干脆就光着脚走路。因而,战士们亲切地称他为“赤脚司令”。

朱廉贻也不是为了升官发财,而投机钻营参加革命。早在他参加革命之前,他就在浙江省桐庐县国民政府任第一科科长、代理县长。要想升官发财,凭他政法大学的文化功底,再学点圆滑世故,趋炎附势。仕途上有所进步应该不是太大的难题。但朱廉贻不满国民政府官场的尔虞我诈,腐败黑暗,愤而辞职还乡。
朱廉贻是怎样面对生死的?
1941年2月14日,兴化县政府机关在唐子镇遭日军突然袭击。时任兴化县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的朱廉贻命令大家迅速转移,自己则带领警卫人员阻击敌人。朱廉贻边打边退。由于地形不熟,退到车路河南岸陈家舍一个三面是河的“和尚圩子”上,后退无路。为了不落敌手,朱廉贻奋不顾身跳入河中。终因不识水性,加之河宽水深,天气寒冷,牺牲于河中,时年37岁!
生死抉择的关键时刻,朱廉贻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同志,把死的危险留给了自己!
朱廉贻怎样对待金钱的?
走访中,有一个细节让我唏嘘不已!朱廉贻牺牲后,他的家人从镇江经水路前来认领遗体。拆开他破旧的夹袄,里面缝着少量黄金。家人哭诉说,这些黄金是家人缝在他衣服里,供他在革命艰难时刻的不时之需而应急的。
别人出外打拼常常是往家寄钱,带钱。他却是揣着钱出来参加革命!
名利,生死,金钱这些试金石的面前!大抵可以映照出一个革命者的精神境界和政治品格!

往事如烟!70多年过去了。日本鬼子早已被赶出了中国。家乡的人们也早已安居乐业!
我所工作的地方人民政府七层的现代化办公大楼,庄严而肃穆。中间的国徽熠熠闪光。广场上的红旗迎风飘扬! 夏日夜晚,政府大楼前的市民广场上灯光璀璨,乐声悠扬,欢歌笑语,舞姿翩迁,好一派幸福祥和的景象!
但是!无论是在广场上休闲的民众,还是在此大楼里工作的年轻同志,极少有人知道,70多年前,有一个名叫朱廉贻的年轻革命者就在他们身旁的土地上——戴窑镇韩窑村北大庙上,领导成立了兴化县抗日民主政府。
他们当然也不知道就在政府大楼西南方向不足三公里的地方,就是我们兴化县抗日民主政府的第一任县长朱廉贻烈士牺牲的地方!
古老的车路河水滚滚东流。有时奔腾咆哮,有时呜咽如诉。革命战争年代,它见证了若干的水乡英雄儿女为了国家利益、民族解放在这片热土上抛头颅,洒热血。解放前后,由于行政区划调整,车路河在兴化城东部约40公里的地方将东台与兴化分隔两岸。
如今,车路河北岸,七层的现代化政府大楼高大而气派!南岸,庄严的朱廉贻纪念碑静默于一个名叫陈家舍的小村里!两座建筑物相距不足3公里!一座靓丽夺目!一座阒寂无闻!它们似乎毫不相干,却又似乎存在着某种联系!
这“忘记历史”的责任似乎要归结于解放前后的几次行政区划调整。解放前,朱廉贻牺牲的地方划归盐城市东台县。为了纪念朱廉贻,历史上东台县也曾将朱廉贻牺牲地所在村命名为廉贻村,所在乡命名为廉贻乡。但是随着2000年之后的行政区划调整,东台市原廉贻镇与五烈镇、广山镇合并为新的五烈镇。原廉贻村与另外两个行政村合并为兴联村。朱廉贻这个名字似乎与我们渐行渐远!
听负责掌管朱廉贻烈士墓的院墙钥匙的一位退职村干部说,朱廉贻的后人每年清明前夕都从镇江赶来扫墓,他们悄悄地来,悄悄地走,不声不响!

阴雨绵绵的初夏,冷风刺骨!我孤独而寂寞地站在朱廉贻的纪念碑前,深情地凝望着朱廉贻的纪念碑。心潮起伏,感慨万千!
   “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,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。”习近平总书记在颁发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”纪念章仪式上如是说。
   我不知道朱廉贻在别人眼中算不算英雄!算不算先锋!在我的心中,朱廉贻就是民族的英雄,国家的先锋!他参加革命完全是凭着一种民族大义,一种精忠报国的爱国情怀。他是一个高尚的、纯粹的、自觉的革命者!
一寸山河一寸血,历史不容忘却!
 我有一个梦想,我想为朱廉贻烈士写一个传记,我不知道我的这个梦想是不是太天真!太幼稚!

作者:兴化市戴窑镇人民政府
手机:15061065833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11 10:45:20 |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12 14:21:07 |显示全部楼层

作者:袁幸福   。忘记署名了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6 天前 |显示全部楼层
英雄是后辈的榜样!!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中国兴化 ( 苏ICP备05003993号 )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 GMT+8, 2018-6-20 19:37 , Processed in 1.115135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