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96|回复: 4

麦黄草枯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8-6-9 17:4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麦黄草枯
文/王志宏
            在我童年的印记中,田野里金色麦浪翻滚的时节,我的家乡里下河腹地随处可听见有一种鸟昼夜不停地鸣叫着;其鸣叫声急促、凄厉、宏亮,二声一度,反复不已,家乡人称这种鸟为“麦黄草枯”。儿时的我,最先是从外婆的故事中认可这种鸟叫 “麦黄草枯”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有一年浅夏的一个星期天,母亲不让我出去玩,要我在家摘蚕豆荚子。望着院子里那挂满黑豆荚的豆秸秆堆子,我小嘴一撅,埋怨道:“这么多豆子,哪百年摘得完啊!”母亲用指头戳了一下我的额头,佯怒地说:“就你懒!”而后,母亲又告诉我,说马上有人来和我一起摘豆子了,已经托人带信去了。我问是谁,母亲让我猜。
            正当我没精打采地摘着豆子时,外婆来我们家了。我一见到外婆,就知道母亲所说的帮我摘豆子的人是谁了,心里特别高兴,待母亲下田干活了,便绞尽脑汁地想把这没趣的活儿全推给外婆。外婆知道了我的心思,也不说要我摘豆子,而是笑着从蓝布小褂的衣袋里摸出两颗糖,放在鼻尖下闻闻,故意逗我,说糖好甜啊,不愿意摘豆子的人就没得吃。
        豆子没摘到多少,两颗糖早进了我的肚子。我仍疑心外婆藏有糖果,待确信外婆衣袋里真的一无所有了,便开始捉弄起外婆来:要么说外婆的绣花鞋好看,把外婆的绣花鞋脱下来假装看,趁外婆不注意,把大青虫偷偷放在绣花鞋里面;要么绕到外婆身后,把摘下来的蚕豆荚丢进外婆的蓝布小褂的领口里。外婆被我耍弄得没有办法,知道我是个故事迷,便说讲个故事给我听。
        故事说的是一个男人要出远门,家里的女人问男人什么时候回来,男人说,麦子黄了、草枯了就回来。终于田里麦子黄了,那个男人没有回来。那女人心想,麦子黄了不回来,或许草枯了就回来了。好不容易又盼到田野里的草枯了,那男人还是没回来。夏也盼啊,冬也盼啊,那女人盼得神思恍惚,天天在嘴里不停地唠叨:“麦黄草枯,麦黄草枯……”后来,那女人哀怨成疾,一病不起,死后变成了一种鸟,叫“麦黄草枯”。
         我问外婆,“麦黄草枯”是什么鸟?外婆让我别作声,说那鸟在天上叫呢!我屏住呼吸,仔细聆听,远空果然有鸟的鸣叫声传来。听见那鸟的鸣叫声我感到很纳闷:那分明是老师所说的布谷鸟的鸣叫声,外婆为啥要说是“麦黄草枯” 的鸣叫声呢?
        说来也怪,那时我虽然并没完全听懂外婆的故事,可当那故事随着外婆低缓的声调慢慢流淌出来时,我变得乖巧了许多,再没有了捉弄外婆的心情。我家的豆子就是在外婆的故事中不知不觉地摘完的。我听完了故事还意犹未尽,缠着外婆问故事中那个男人后来回来没有。外婆望着远空,脸上掠过一丝那时我所看不懂的忧郁神情,说来年帮我家摘豆子再告诉我。
         可是,第二年,外婆再也没能来我家;外婆一病不起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;外婆离开我们的时日,正是“麦黄草枯”昼夜哀鸣的季节。听母亲说,外婆临死之前,手里紧紧攥着一枚玉簪子,口中一直极微弱地喘息着一个人的名字——外公的名字。
         这么多年过去了,而今在我的家乡已经因为环境的改变而很难听见“麦黄草枯”的鸣叫声了,我也一直未能打听到外公准确的下落——有人说外公抗日战争期间在一艘货轮上打苦工时,货轮在海上遭遇日本军舰炮轰,所有船员下落不明;有人说外公那年去了南洋,在一次割胶时被毒蛇咬伤了,后来客死他乡;有人说外公解放前被人家带到了台湾,有了新家……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10 16:57:45 |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10 17:58:04 |显示全部楼层
应该是布谷鸟吧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11 10:48:30 |显示全部楼层

是的,在我们乡下,布谷鸟被说成是“麦黄草枯”。布谷鸟,即大杜鹃鸟,有关这种鸟的传说有很多种版本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11 14:22:44 |显示全部楼层
熟悉的鸟儿!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中国兴化 ( 苏ICP备05003993号 )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 GMT+8, 2018-6-20 19:38 , Processed in 1.127451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