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98|回复: 2

童年的肉汤泡饭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8-6-6 14:12:33 |显示全部楼层
我的童年,大多是多病多灾的记忆。父母带着我四处求医,自然出工少了,每次去医院,都要在队里预支工分钱,在生产队凭工分分红的日子里,我家年年都是超支户。我奶奶常常无助地看着我叹息:这丫头人多高钱多高,别是来讨债的吧!
    很快几个医院的医生都给出了答案,大致意思是先天性心脏病,怎么也活不过18岁。回去养着玩吧。
    这一句“养着玩”,差点儿送了我一条小命。
    那一年我8岁,被医生判了死刑。我无法理解父母的悲伤和无助,只能感受到家人浓浓的亲情。
      如果一个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快要死了,又没有能力救活她,该是多么伤心。所以,妈妈每天早上第一件事,就是问我,“今天想吃什么?”没钱去大医院把心脏上的“猫洞”补好,就弄点好的给我,吃吃好死。家里什么活儿也不要我做,歇歇好死。
     我也不要按时上学了,精神好点,就去上一天,作业可写可不写,字写得像鬼画符,也没有老师舍得批评我。老师背地里跟同学们都说了,不许哪个碰她。其实哪儿用得着老师说,家长们早就关照了又关照,不能惹她,万一她死了,脱不了干系。我就这样一边玩一边等死。
     终于,父亲带着我,又从一个医院被退回来了。一连几天,我都睡在长桶里,长桶就放在堂屋门后面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个位置,是安置“等死”的人的。
    又过了几天,我还活着。只是浑身无力,面对妈妈“今天想吃什么”的询问,我再也不想回答,我已经想不出来要吃什么,也没有一点点想吃东西的欲望。
    “你们不能就这样让她在家里等死啊!”奶奶从伤心中醒悟过来,开始絮絮叨叨地责怪爸爸妈妈。爸爸闷着头出去了,回来后就让妈妈收拾东西,说已经跟队里支了钱,借了一条三板子船,这回也不去远处,就去顾庄吧,自己公社的医院,不治好了就不回来。
    他说这话的时候,我听出了他的声音有点哽咽。妈妈端起我睡的长桶,一颗大滴的泪水滴在我的额上,我心里明白了爸爸的话,这次不等我死了,他们是不会带我回家的。所以,临出门的时候,我努力睁开眼睛,想记住家门口熟悉的一切,即使死了,我以后还是要回来的。
     那一次,爸爸妈妈两个人陪我去了顾庄医院,他们一人一条竹篙,把小三板子船撑得好像要贴着水面飞起来。没有多长时间,就到了顾庄。
   在医院的码头上,就听见从医院里传出的哭声。妈妈扶着我经过医院的大门口,就看见大门头里围着一群人,几个女人在哭喊,地上躺着一个女人,听说是喝农药的,送到医院,灌了半天肥皂水,没有救得活,死了。
     绕过这一大群人,爸爸妈妈把我带到一个老医生跟前。我记得以前也找他看过病。老医生一看见我,吃惊地说,“这孩子怎么瘦成这样了?”
    爸爸就把以前在各个医院看病的病历拿出来,递给医生。妈妈擦着眼泪说,看了好几个医院,都说是心脏病,……
     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,拿着听诊器听了好一会,又翻了半天那一叠病历,然后问我爸爸妈妈:“这一段时间给她吃的什么?”
    “只要她想到的,我们再困难也满足她,……”妈妈说着又擦一把泪。
   “这就坏了事啦!”老医生说,“目前要这孩子命的,不是心脏病,是伤寒。再瞎吃就没救了。”
    “医生,你是说,还能有救?”爸爸脸色霎时亮了。
     “要住院一段时间,先把伤寒治好。”老医生说,“从现在开始,一口饭菜也不能吃了。可是,医院里没有床位了,这孩子的病又不能拖……”
    “我们就是准备来住院的。”妈妈央求到,“没有病房,随便在哪儿搁个床就行。”
    经过医生的努力,医院在刚刚死了人的大门头里,靠墙搁了一张床,把我安顿在床上挂水,爸爸就撑船回去了,在生产队,不出工干活就没有工分,没有工分就买不来一家人的粮草。
    妈妈陪着我,大大小小八瓶水,一滴一滴,挂到天黑,还有三瓶。医生早下班了,后面病房里住院的人家,早吃过了晚饭,有出去买东西的,有来看望病人的,来来去去的人从大门口经过,看见我们娘儿俩住在大门头里,有一个说,没得命,今天这个地方才死了一个人。他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,正好看见了。我听了他的话,不由自主地朝地上看去:中午躺死人的地方有一大滩水,现在早就干了。
     我手上挂着水,迷迷糊糊,醒一会睡一会,倒没有觉得有多害怕。妈妈一夜未眠,她说要看着我,及时叫护士换水。其实她是害怕,很多年以后,妈妈告诉我,那一夜,她怕那个死鬼来把我拖去,睁着眼睛看了我一夜。
     好在第二天有人出院,我住到病房去了。妈妈陪着我,在顾庄医院住了将近两个月。开始七八天,除了喝点水,什么也没有吃。后来可以喝一点米汤,再后来可以吃很薄很薄的米粥。一个月过去后,我精神好多了,胃口也好起来,可是医生不许吃别的,只能吃粥。妈妈每天早上去庄上的供销社买一种萝卜干,然后哄着我吃粥。那时候挂水的瓶数也渐渐减少,从8瓶减到6瓶,后来从6瓶减到4瓶。
     妈妈每天用煤油炉子煮粥,这个炉子是借的姑姑家的。我后来每天都央求她,“妈妈,能不能煮点饭吃?”
    看着我从死里逃生活过来,妈妈怎么可能不听医生的话,还是天天煮粥。有一天我发脾气了,再煮粥我不吃了。妈妈气得哭起来。我一看心软了,不再闹着要吃饭,转而求她:“妈妈,你今天能不能多放点米,煮点厚粥吃?”妈妈擦干眼泪,说,这个可以。以后我也不闹着要吃饭了,妈妈把粥越煮越稠,后来要出院的时候,和“烂饭”差不多了。
    终于等到出院了,可以回家吃饭了。可是医生又嘱咐妈妈,回去还是不能吃硬冷的东西,再吃一段时间粥。回到家,妈妈就把这个圣旨传达给奶奶。为了怕我看着眼馋,除了给爸爸妈妈带下田的饭,一家人早晚陪着我吃粥,即使是中午,弟弟妹妹在家里,也和我一样没有饭吃。
     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个把月,到了年底,一个表叔结婚,把喜酒宴席摆在我家里。我家堂屋里放下四张方桌,大人们忙碌起来。我闻着饭香肉香,再也忍不住了。奶奶在灶塘后烧火,我黏着她,不停地央求:“奶奶,我要吃饭,我要吃饭……”
     看着我的可怜样子,奶奶心疼了,再想想,回来这么多天,都没有发热,怕的病早就好了。就小声答应我:“你别闹了,乖乖的,等人家开席了,开始吃了,我偷偷去盛点饭给你。”
    有了奶奶的承诺,我耐下心在灶塘后等。开席了,堂屋里闹酒的声音大起来,炒菜的,跑忙的,都去看热闹了。奶奶拍拍身上的草屑,手脚麻利地给我端来一个兰花大斗碗,可惜碗里只有半碗米饭,还有两块肉,米饭上浇了一勺肉汤,油光光的冒着香气……
    我已经咽了半天口水啦!一把抢过碗,就坐在奶奶烧火的小凳子上,把这半碗肉汤泡饭,扒得呼呼风响。奶奶在一边急得喊:“慢点慢点,不能吃这么快。”她哪儿知道,我一是几个月没有吃饭,馋急了;二是怕爸爸妈妈撞见我偷吃,不但自己要挨骂,还会带累奶奶挨一顿责怪。
     那天躲在灶塘后吃的半碗肉汤泡饭,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饭。在以后的岁月里,我一想到那半碗饭,就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,值得我留念,值得我为之奋斗的东西,不就是那半碗肉汤泡饭吗?如果有人反对我这话,你先喝三个月薄粥试试!
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11 14:28:20 |显示全部楼层
这么多曲折!熟悉的生活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7 天前 |显示全部楼层
静水深_Lz53T 发表于 2018-6-11 14:28
这么多曲折!熟悉的生活!
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中国兴化 ( 苏ICP备05003993号 )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 GMT+8, 2018-6-20 19:41 , Processed in 1.120767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返回顶部